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詩以字句、韻律、意象、思想的錘煉交疊,擄獲受苦的靈魂。 我初時讀到的,對悔之的詩印象是「爆炸般的強度」。 如標題「一切都要在大爆炸中發生」,正是摘自《陽光蜂房》序詩〈在暴風雨前端〉。 再者你看,〈共泳〉裡那句「竟與你傲岸的額頭/互撞」;〈呼痛的石頭〉中「你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我很害羞,也害怕不確定的事;」許悔之笑著說,「我不擅長眼神接觸,是總在尋求某種內、外平衡的高敏感族群。」 許悔之從有鹿出版創社時就擔任總編輯,一做十年。在這之前,許悔之不但在副刊、雜誌及出版社當過主編和總編輯,也拍過飲料廣告、主持過電視節目──身為詩人,當編輯比較好想像,在螢光幕前亮相就比較少見了,更何況那是沒法子可以隨手自拍自錄完成影像就上傳到網路的時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