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育志 「嘿!這算什麼啊!」胡醫師義憤填膺地說:「那是復健科的病人,我是去幫忙的『路人』,怎麼會把我當成了兇手?」 醫院秘書委婉地講:「胡醫師不只有你被告,那位病患的主治醫師、住院醫師、整個急救小組、和所有曾經出手協助急救的醫生護士都被告進去了。」 「啥?還能這樣搞?」 「嗯,這種訴訟策略就是把整本病歷上所有出現過的名字統統一起告,反正告一個、告兩個、告十個都是一樣免費不用錢。」 完整文章
文/唐尼‧艾伯斯坦(Donny Ebenstein) 譯/洪士美 當你深陷困境時,身邊最親近的人往往也會是讓情況更形惡化的人。怎麼說呢?因為這些人和你同仇敵愾、立場一致,讓你認定自己沒有錯,還會強化你認為自己無力改變現況的想法。與支持你的朋友之間的對話,通常會像這樣: 溫蒂:我真不敢相信,這個周末我又得加班。 支持你的朋友:對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