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譯預告的時候,常常會譯得更簡潔、更重口味一點;」陳家倩說,「那時大部分都還不知道整部電影會是怎樣,等到本片來了,會視整個狀況重新譯,所以預告出現的字幕,到了本片時就可能改過、變得不一樣。預告和本片大多會由同一個譯者負責,不過偶爾也有例外。」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三月底時,我們家的mooInk閱讀器更新了「v2.4.0」版,這次更新,最受歡迎的是離線閱讀時,只要按閱讀介面上的小 i,就可以看見自己已經閱讀多少分鐘。Readmoo上正在進行「科技未來馬拉松」閱讀比賽,有不少讀者很在意自己的閱讀時間,特別是離線閱讀,除非自己計時,不然實在無法知道已有的閱讀時間。提供此功能後,很多讀者都很開心。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二戰過後納粹瓦解,繼任的德國政府就開始扮演反省與贖罪的角色,至今在轉型正義上做了不少努力,其中包含這一項:禁止希特勒(Adolf Hitler)的自傳《我的奮鬥》(Mein Kampf)在德國境內以任何形式再版。不過一轉眼,《我的奮鬥》的版權即將在今年結束後到期、進入公版,屆時將有一群歷史學者打破這項 70 年來無人敢碰觸的禁忌。 完整文章
經常看到許多長輩拿起一本書,忽然面露驚訝,脫口而出:「怎麼這樣處理,這不是編輯的基本功嗎?」 基本功就像單兵基本教練,不管你日後會不會當上將軍,統領著千軍萬馬,你仍然要有基本體能,立正有立正的樣子,敬禮有敬禮的風範,生活秩序簡單規律,那是一輩子帶在身上的行事風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