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衛平 有一位畫家,把汴京的繁榮盛景,全部畫到一張畫裡去了, 這張畫,就是著名的《清明上河圖》。 每個朝代都有一個值得炫耀的京城,像秦朝的咸陽、西漢的長安、東漢的洛陽,以及唐朝的長安城等等。每位統治者都盡可能把自己的京城打扮得富麗堂皇,彷彿那是他們自己的宅院和廳堂,若是不夠氣派,就不足以誇耀帝國的繁榮和興旺。 完整文章
經過這幾日的網路瘋轉,某校性侵事件衍生出的道歉、復學、輿論,解職的各種流動,副本已經被刷了好幾輪。我自己任職學術圈,雖不願聽「貴圈真亂」這酸訕語,但我圈派系權力結構之複雜,師友內幕黑函之疊嶂,數年間所見之怪現狀幾難勝數。一方面眼見鄉民網友幫高調的萬人響應,但另一方面圈內邪教何止某校系,五嶽劍派盟主又何止滅絕師太或岳不群而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