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詹姆斯‧漢金斯 James Hankins 「我是凱特琳.桑莫斯。」儘管身邊無人,她還是對自己大聲說。 踽踽行走時,她的腳陣陣悸痛。雙腿疲憊。她不確定她為何在走路,但還是不由自主地繼續往前邁步。她酸痛的腳丫橫越皸裂處處的柏油路時不禁頻頻抗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