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覺得躺下就是一種休息,忘了顧及心力與腦力

文/蔡宇哲(台灣應用心理學會理事長、台灣睡眠醫學學會大眾教育委員會委員) 在一次學校裡的馬拉松會議後我覺得非常疲倦,很需要靜下來休息。但隨之一想覺得有點奇怪,明明會議上我並沒有太多發言也沒提案,開會時當然也都坐著,了不起就是表決時舉個手,並沒有太多活動,那為什麼開完會之後會覺得整個人很累呢?當時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