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擁抱的動作」算是語言癌嗎?讓語言學家告訴你!

文/何萬順 語言學家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是用客觀的態度與客觀的方法來觀察並描述(describe)語言。科學是客觀的,所以語言學簡單說就是用科學的方法來研究語言。做一個類比的話,就是語言學家看待語言的態度,就好像是物理學家看待這個宇宙中的物理事實一樣,因此,「語言學家研究語言的方法跟物理學家研究物質…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是別人語言癌,還是你語言潔癖?

這週繼續讀《語言癌不癌》。臺灣語言學學會在語言癌議題出現後舉辦了兩場相關研討會,把會議論文和討論集結成這本《語言癌不癌》,讓它成為臺灣第一本本土議題的語言學普及書。 從我的上一篇介紹〈《語言癌不癌》:語言學家參上!〉,你可以看出語言學家面對語言使用爭議的常見態度:或許是因為自己平常看了太多語言流變的…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地方的語言癌也需要社會學

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樣,第一次接觸社會學,是在國高中的公民課(還是社會課?這些課程的存在感實在太薄弱了),課本裡介紹幾個專有詞彙如「標籤理論」、「刻板印象理論」等等,然而,對於理論的說明文字實在太簡單,我甚至無法理解這些理論到底可以拿來幹嘛。 後來我進了哲學系,在那個完全不缺理論的地方,高中時唸過的詞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