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結論:首先,譴責受害者之所以流行,並不是因為它們能有效對抗犯罪,而是因為它們符合社會對女性的想像,並讓人有對女性說教的機會。再來,譴責受害者不是好主意,因為目前大部分譴責受害者的說法並不是在減少性犯罪,而是減少女性的自由和願意發聲的受害者數量。 完整文章
討人厭的說教我們都遇過,師長、上司,或者不認識但年紀比你大的人,用他比你懂的態度告訴你他覺得你應該要知道的事,當中不時穿插對自己的吹捧。說教者通常不致力於讓你真的理解他的說法,也不會接受你講道理的質疑或反駁,似乎說教最終是為了自己而不是對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