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起周;譯/尹嘉玄 平時,我都是在咖啡廳裡寫作,以白噪音與咖啡為寫作燃料。寫著寫著,我便不自覺觀察起筆電外正在上演的各種芝麻瑣事,不經意間甚至還會聽見店員和顧客之間的談話。 出言不遜的奧客 幾年前的夏天,我走進了位於辦公室附近的小咖啡廳,一名年約四十歲出頭的男子正在點餐。店員親切有禮地問道: 「先生,想喝冰咖啡還是熱咖啡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