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樓沒被詛咒、沒有鬧鬼、不是危樓,但它莫名地令人害怕……

文/萊利.塞傑;譯/林零 十五分鐘後,我坐在臥室窗戶旁。夜色籠罩的黑暗天空下,石像鬼只剩模糊的輪廓。我在身旁放了一杯茶、查理買給我的巧克力棒吃剩下的部分,以及我的筆電,開著克洛伊昨天寄給我的電子郵件。 〈巴塞羅繆的詛咒〉。 假使我判斷樓下鄰居英格麗因為害怕而逃走的理論沒錯,那麼,我想知道會令她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