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哲學桂冠獎」是台大的論說文比賽,已經辦了十一屆,每年學生都可以從幾個題目裡選自己感興趣的來寫文章參賽。今年其中一個題目是「比賽就是要贏嗎?」我受邀去講前導講座,分享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和一些思考方向,我把講座內容整理在下面。 我自己沒有什麼參加競賽的經驗,所以事前請教了一些朋友,也開了Clubhouse 完整文章
台灣越來越重視思辨和論說。2018年開始學測國文寫作一反過去抒情散文的傳統,改成「知性」和「情意」兩大題,其中「知性」大致上就是寫論說文,考驗學生理解資料、建立論證、說明理由的能力。現在的高中生,除了散文、小說、新詩的文學獎,也有論述型的獎項可以參加,如師大持續舉辦的「人文經典會考」、Mplus和文化部舉辦的「青少年評論文學獎」,以及過去這個專欄介紹過的Phedo哲學獎。 完整文章
因為當你越渴望勝利,越容易忽略勝利之外的成就和成長。身為這種心態的受害者,我想跟大家分享一點心得。 在各種地方教論說文和批判思考,總是有人會問,那平常該怎麼練習比較好?我喜歡這種問題,因為它代表學生了解論說和批判不只是知識,而是能力和習慣,需要練習才能掌握並自然應用出來。然而,我給的答案通常第一眼不會讓學生很喜歡。 完整文章
近幾年,學測和會考的國文寫作都要求學生寫論說文,以今年為例,高中學測要求學生說明他是否支持「國中小校園禁止含糖飲料」並交代理由;國中會考考學生對「青銀共居」的看法。這些考題讓學生自己選立場,評分標準在於文章是否清楚完整,論點邏輯是否通順,而不是在於立場有沒有選對。 完整文章
文/Dr Fiona Hu 本書寫作緣起要從我唸大學時說起。 我出國留學其實不是計畫中的事。唸台大外文系的時候,看到系上的同學紛紛到國外交換學生或出國留學,心裡十分羨慕。不過總想這是有錢人家小孩的專利,就算是去德國、北歐留學,不用付學費,單單生活費就壓垮人,根本不敢多想。 完整文章
丹鳳高中主任宋怡慧〈我不玩寶可夢! 帶著5本書 寫下城市最美驚嘆號〉(下稱「五本書」)一文描寫一段對話:作者開導學生了解真實世界的價值。此文在網路上發表後受到猛烈批評。這篇文章為什麼不受大家歡迎?除了直接冒犯《Pokemon Go》(PG)的玩家之外,我想,另外一個因素,或許是文章裡設定的假想對手太弱了。 你幹掉多強的人,你就有多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