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教室》是一本對話體的寫作書,以教授和「作文差勁男」之間的對談,有系統地說明寫論文的技術。 以知識型的書來說,我一直不喜歡讀對話體,特別是那種一個角色扮演「老師」,另一個或多個角色扮演「學生」的。 明明是知識型的書,講生物學、數學或理論物理,又不是要講故事或劇本,為什麼會出現對話體呢?在我的想像裡,這些書八成這樣誕生的: 完整文章
在現代,我們不可能避開關於價值和道德的討論,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意識到這一點。有些人會說這些討論註定無謂,因為「價值和道德都是人定義的,你的錯,有時候是他的對」、「你幾乎不可能說服立場不同的人」,對於這種人來說,下面這些問題不但沒有標準答案,就算硬要討論,也不會有進展: 基本薪資應該調高三千塊嗎? 國高中必修古文,有灌輸大中國意識的疑慮嗎? 人有沒有權利仇恨特定族群? 同性婚姻該合法化嗎? 完整文章
你可能沒發現,但其實你每天都在用論證(argument)跟別人溝通。例如: 小望:為什麼要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你:因為校規這樣規定。 雖然你只講了一句簡短回答,但在理解討論脈絡的人腦裡,它其實代表了這樣的論證: 學生應該遵守校規。 校規規定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學生應該要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當然,小望並沒有說他的問題是特別針對學生,不過只要你理解討論脈絡,一樣可以猜得出來。 完整文章
沃伯頓(Nigel Warburton)在英國開放大學教哲學,也是哲學廣播「Philosophy Bites」的創辦人之一。2014年我曾介紹沃伯頓寫的簡單哲學史:《哲學的40堂公開課》,今年漫遊者文化再度引進他的作品《哲學經典的32堂公開課》。在這本書裡,沃伯頓把32本哲學經典裡的重要想法整理成短篇幅的說明,讓人可以快速抓到重點,並了解那些經典在當代脈絡裡的位置。 經典閱讀的障礙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