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流變

文/胡淑雯 光復後不久,王添灯省議員在議會質詢戰後留在倉庫的物資去向。 「倉庫裡的米、糖、樟腦到哪裡去了?」 大家都知道,這些東西早被偷運到大陸出售,鉅額貨款也早已由貪官汙吏們分贓。 可是物資局長卻毫無羞恥地回答: 「全都被盜了。」 王議員又問: 「專賣局倉庫裡的七十公斤鴉片到哪兒去了?」 專賣局長…

失落的故鄉

文/童偉格 在火車站擦皮靴,因為靠近碼頭,我遂意外地遇到拖板車的旺仔哥哥。他好高興,看到我,抱著我跳起來。他告訴我空襲時與奶爸奶母逃到八堵的暖暖一帶避難,戰爭一結束,就跑回基隆發了一筆小財。他在碼頭送貨,並告訴我家裡地址,要我回去玩。旺仔哥哥是我小時候的英雄與保護者,二、三年沒看到他,沒有奶爸奶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