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可以跟同性結婚,那人可以跟摩天輪結婚嗎?類似的問題護家盟很常問,但其實沒在想。然而,有鑑於整個婚姻改革的進展,似乎就是奠基於其他人替護家盟思考他們沒在想的問題,我現在就來想想這個問題。 WTF?人跟摩天輪耶 人跟摩天輪結婚?這個提案乍看之下令人難以理解。這個難以理解已經不只是「人跟摩天輪結婚很奇怪?」,而是「人跟摩天輪結婚如何可能?」了: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惡」是什麼?護家盟的「惡」又是什麼?為何伊格言說,其實惡意只是「一套技術」? 對一般有目的的人講,你也有目的,他以己度人能理解,也容易知道怎麼對付,所以不太害怕;而碰上沒目的的,他就不解了,他不能想像沒目的是怎麼回事兒,他就老猜你的目的,結果猜了半天,還是不覺得抓住你了,他就害怕了。 ——顧城 完整文章
之前有一篇臉書瘋轉的〈誰說一夫一妻是中華傳統〉,其論據自有可考,但我所處的同溫層師長顯然有些不同的意見。過去尤其明代確實有男色風氣,但要說古典時期同性戀或多元成家是普遍現象,倒也還不至於。這此間的男色或孌童歷史錯綜複雜,或許留待日後細論。 完整文章
如果政治是戰鬥,民主政體的好處就是盡量用理由的戰鬥取代血肉的戰鬥:面對公共爭議,雙方或多方各自舉出理由,說服其他剛好有在聽的公民。 或許價值觀很難有對錯,但理由可以有好壞,所以,這種溝通方式在理想的情況下,即便不動用多數決,還是有機會解決一些爭端。然而,在公共討論中,有些理由註定無法出席戰鬥:來自教義的理由,或者說,宗教理由。 宗教理由與公共理由 完整文章
文/朱家安 早在國家和法律出現之前,家庭就已經是人類生活的常見模式:有血緣關係的人住在一起或附近,彼此照應。因此,現代的國家具備一些和家庭相關的制度,足以證明我們不是用擲骰子來決定法律,然而這也是在同性婚姻議題裡最大的爭議之一:婚姻一定是複數人類的組合,就婚姻的本質而言,我們是否應該只採納異性的組合? 婚姻是人權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