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有那麼一瞬間,發現自己好似隱形般地走在路上, 其實不特別難過,也不特別開心,好像也不會再有別的什麼了。 突然,一陣陣聲音傳進你的耳朵,好小好細,幾乎快聽不見了。 再仔細聽聽。 故事,已經開始了。 第一場:「暫時無法安放的」Standing Room Only 一個錯誤的秘密裡,讓這個家結成一個空心繭。 她像一顆被打進媽媽身體的子彈,最後自己變成了一把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