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威廉.許密德 上年紀之後,什麼對我們最有幫助?「孝順的兒女。」我十七歲的兒子想也不想就這麼回答。剛退學的他肯定知道自己有一對古怪的父母。這種事當然不好受,但絲毫不會破壞父母和孩子的關係。因為親子之愛並非根植於無常的機運,而是出於意義深刻的恆久。這份恆久對父母和孩子都是禮物,鼓勵孩子行事別再像個孩子,開始掌握自己的生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