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很開明的媽媽,可要是孩子字寫歪了,我能不扶著他的手重新寫嗎?」

文/徐志雲 苦苦栽培兒子拿到博士的媽媽說:「我是個很開明的媽媽,我不是個控制慾的媽媽,很多人都跟我講,人生的功課就交給自己孩子處理,可是要是孩子字寫歪了,我能不扶著他的手重新寫嗎?」 已經三十歲、百萬年薪的兒子說:「就算我是同性戀,我還是可以很愛你啊。」 「你愛我的前提就是傷了我,你要是愛我就要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