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楊修 大多數人都是從學生時期開始記筆記,寫法多半是台上老師說什麼、板書寫什麼,就照順序記下來。這類筆記的功用很明確:記錄所學,複習背誦,通過考試。 不過,你一定曾經留意到,有些同學就是特別擅長做筆記,還懂得利用圖像幫助閱讀、不同顏色的筆來強調重點和區隔段落,井井有條,誰都看得懂;有些人的筆記非但別人看不懂,連作者本人也經常忘了自己當時在寫什麼。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三月的流蘇雪 春天才來,流蘇轟然鋪滿了整座城市。人說,流蘇是三月的雪,先是雀鳥歌唱,枯木生嫩芽,驚蟄後總以為空氣初暖,卻不想雪怎麼又來了。那年,我穿過政大山上那片片落落的流蘇枝枒間,下山去會他,還沒到恆光橋頭,先看遍了雪白與豐華。當我想起政大後山的流蘇,也不知思念的是花還是他。 流蘇是我們一整座山的花白,一整座城的凋零。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