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短劇開始啦》主角是成軍十年的喜劇團體「馬克白」,十年了,三人卻紅不起來,面對來自周遭與自己內心的質疑,就連粉絲的加油打氣聽起來都像是諷刺。於是,他們在吃飯或是獨處之際,經常討論或思考起「是不是害怕放棄」:都那麼努力走到這裡了,是要堅持還是要放棄,是不是要再挑戰一次?可是如果挑戰了還是失敗怎麼辦? 馬克白三人正在等待果陀。 完整文章
文/約翰.薩德蘭(John Sutherland) 譯/章晉唯 如果你要列一張清單,舉出文學作品中最扣人心弦的開場,以下這段一定會擠進前十名: 一天早上,格勒果.薩姆沙(Gregor Samsa)從一場不舒服的夢中醒來,發現床上的自己變成一隻大蟲。 這段是出自法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 1883-1924)的短篇小說《變形記》(The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春與秋日是我們內心容易隨著外界變動的季節。 你也經歷過這樣的一天:感覺和其他天沒有什麼不一樣,生活甚至可能還很順利。然後某件事發生了。這個失常的小事意外地撞得你滿眼金星,艱困、危機接踵而來,一切就像搭上地獄樂園的滑水道一般將你不斷向下沖刷,讓你只想趕快觸底,打包回家。 完整文章
文/天下文化 英國歷經工業革命,成為巨大的棉花與商業帝國。當時中國的經濟佔了地球GDP的30%以上,英國的使節來到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市場,但乾隆拒絕了此次交易,中國失去最後一次邁向全球化的進程。 作者貝克特清楚描述這些勢力如何打造現代資本主義的世界,包括巨大財富與至今仍伴隨我們的不平等現象。其結果是一本既令人揣揣不安,又具有啟發性的著作── 完整文章
文/馮翊綱 有幸在一次談話場合,與諸位學者討論到「相聲」這個字眼。當場,胡耀恆教授認為,古希臘的「羊人劇」(Satyr Play)可視為人類最早的「相聲」。這個見解我很喜歡,因為,這把「相聲」在概念上連掛到全人類,且將年分提前了兩千多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