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席爾凡.戴松;譯/梁若瑜 二月十八日 我想和時間算一筆舊帳。我發現走路是讓時間放慢的一個好方法。徒步旅行的化學作用,能把每一分每一秒拉長。在旅途中度過的時間,不像其他時候的時間消逝得那麼飛速。過去我整個人變得愈來愈急躁,總需要開拓不同的新視野。我開始迷上機場,機場裡的一切都在鼓勵人跳脫和出發。我嚮往去航廈,我的旅程以逃離作為開端,最後淪為分秒必爭的時間追逐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