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你早早就有閱讀自然科學相關書籍的習慣,那麼可能讀過他的作品;如果你早早就有閱讀社會科學相關書籍的習慣,那麼也可能讀過他的作品;如果你對這些知識性書籍沒那麼大的興緻,那麼仍然可能聽過他或者他那幾本經典作品的名頭──畢竟,實驗室和自然環境兩頭跑、觀察心得橫跨生物、環境、歷史及人類學的學者不多,這類學者當中有能力把文章寫得平易近人的更少。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72年,美國演化生物學家賈德.戴蒙在新幾內亞從事鳥類演化研究田野調查時,與當地的政治領袖亞力有過一番談話。 其時亞力問了一個問題: 在過去幾萬年中,他的祖先是怎麼在新幾內亞落地生根的?另外,近兩百年來,歐洲白人是怎樣使得新幾內亞淪為他們的殖民地? 完整文章
有些作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們像是作者在寫出成名經典之前的實驗紀錄,或許不見得像成名經典那麼氣勢完整,但擁有更多趣味、揉入更多想法,而且擁有成長發展之前趨近於「無限」的可能性。 有些作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在它們問世之前,幾乎沒有人用那樣的視角看世界,寫出這些作品的作者,提出了一種解譯世界的全新角度,這個角度啟發了更多的觀察者,有的用類似的方式分析不同領域,有些用不同的角度挑戰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
養貓的人常會自認「貓奴」,但養其他動物的比較不會聽到這樣的說法,人類的自我本位思考,一直認為是自己馴化了犬、馬等動物為自己工作。事實上,人類不但馴化動物,也馴化植物,許多目前視為日常的糧食作物和水果,其實原來都不是這樣子的。馴化的歷史漫長複雜,牽連甚廣,不過目前也有學者提出新的看法:不是人類馴化了動植物,而是這些動植物馴化了人類──這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歐陽泰(Tonio Andrade)、譯/陳榮彬 「中國是一頭睡獅。等它醒了,整個世界都會為之震動。」這幾句話是拿破崙說的,近年來大家在引用時,往往會接著表示,那頭睡獅如今已經醒了。中國政府的高層屢屢承諾,該國會以「和平、可親和文明」的方式崛起,但依舊震驚了全世界。拿破崙的預言似乎成真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