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世界閱讀日」Readmoo讀墨都有活動,例如在「閱讀最前線」平台上找各界人士談他們的閱讀書單,廣徵不同愛書人談一天當中的某時刻他們在讀某本書,以及廣受歡迎的金句票選。 今年「世界閱讀日」,Readmoo讀墨辦的活動有點不同。以往的活動,重點在推薦,在分享,而今年的活動,重點在「讓大家有想讀的書可以讀」。 完整文章
年假一下子就結束了。往年農曆連假前後會有國際書展,無論網路還是實體都一起熱鬧,今年狀況比較不一樣,但老實講,書展比較偏向一個「感受被書包圍」(或被直銷業務包圍)、參加作者各種公開活動(尤其有機會看到平常不大有機會見到本尊的外國作者)、聽講座和人擠人的場合,真要回到「閱讀」本身,還是個獨自進行的活動。 不過,閱讀也可以成為某種遊戲似的破關活動。 完整文章
無論國內國外,羅曼史和言情小說的讀者群一直基礎穩定──他們也許會改變消費習慣,例如從實體書店改成網路書店、從紙本書改成電子書,但閱讀的熱情不會改變。另一方面,除了有一定數量的創作者持續產出這個類型的小說之外,也有少數這類創作者會跨出固定領域,嘗試不同結合,不但是對自己的挑戰,也是帶給書迷的驚喜。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早早就有閱讀自然科學相關書籍的習慣,那麼可能讀過他的作品;如果你早早就有閱讀社會科學相關書籍的習慣,那麼也可能讀過他的作品;如果你對這些知識性書籍沒那麼大的興緻,那麼仍然可能聽過他或者他那幾本經典作品的名頭──畢竟,實驗室和自然環境兩頭跑、觀察心得橫跨生物、環境、歷史及人類學的學者不多,這類學者當中有能力把文章寫得平易近人的更少。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72年,美國演化生物學家賈德.戴蒙在新幾內亞從事鳥類演化研究田野調查時,與當地的政治領袖亞力有過一番談話。 其時亞力問了一個問題: 在過去幾萬年中,他的祖先是怎麼在新幾內亞落地生根的?另外,近兩百年來,歐洲白人是怎樣使得新幾內亞淪為他們的殖民地? 完整文章
有些作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們像是作者在寫出成名經典之前的實驗紀錄,或許不見得像成名經典那麼氣勢完整,但擁有更多趣味、揉入更多想法,而且擁有成長發展之前趨近於「無限」的可能性。 有些作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在它們問世之前,幾乎沒有人用那樣的視角看世界,寫出這些作品的作者,提出了一種解譯世界的全新角度,這個角度啟發了更多的觀察者,有的用類似的方式分析不同領域,有些用不同的角度挑戰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
養貓的人常會自認「貓奴」,但養其他動物的比較不會聽到這樣的說法,人類的自我本位思考,一直認為是自己馴化了犬、馬等動物為自己工作。事實上,人類不但馴化動物,也馴化植物,許多目前視為日常的糧食作物和水果,其實原來都不是這樣子的。馴化的歷史漫長複雜,牽連甚廣,不過目前也有學者提出新的看法:不是人類馴化了動植物,而是這些動植物馴化了人類──這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