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性交易的正當性,我有過一陣子的鍵盤關心。我大學時在部落格上寫過一些文章,支持性交易合法化。那時候的立場雖然是出於自己的自由主義傾向,但基於我對相關事實和理論的不了解,文章討論的內容很膚淺,幾乎沒有到達哲學思辨的程度,而是花了許多時間,來處理那些庶民日常的論點,例如: 你老實說,你是想要買春才在這裡支持性交易合法化對吧? 如果性交易那麼好,你怎麼不叫你女兒出來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