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對彼得.杜拉克的深刻印象,與其說來自他的企業經營管理理念著作,不如說當讀到他的自傳:《旁觀者》時的驚艷。光是書名取為《旁觀者》,書中對於語言的運用,拉出時間軸、展開大格局鳥瞰歷史的氣度,以及動盪時代中對人事物的細膩觀察,最後沉澱出獨特的思想、見解,也就更加理解杜拉克先生原來是立志成為小說家的與眾不同之處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出自《枕草子》。 猶記1973年第一次踏上日本首都東京,扛回的都是隨處可見的小巧紀念品。袖珍型徽章、文具、二手飾品盒、各種御守護身符之類的小東西,在名勝景點一面聽著擠在旁邊一群又一群日本女孩驚呼著:「KAWAII、KAWAII!」一面沒什麼抵抗力地對那些精緻的雜貨小物愛不釋手。(後來成為文庫本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