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潔西.杜加 在這個六月的微涼日子,我一邊往山上的校車走去,一邊想著我的生命總是被外在的人事物所掌控。舉例來說,當我玩芭比娃娃的時候,我可以計畫他們的人生,要她們做所有我希望她們做的事,而我有時覺得自己跟這些娃娃沒兩樣。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被計畫好了,只是我還不知道以何種方式,而今天,我更覺得自己像個帶線的傀儡,只是不知道誰在另一端操控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