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光磊灰鷹巢城】公司總裁的扮裝記者採訪稿,菜鳥經紀的法蘭克福初體驗!

由於女兒來報到,今年我沒參加法蘭克福書展,是入行十三年以來頭一回。人不到,但是該開的會少不了,引進的業務有同事分攤,但是「版權輸出」的會議向來都是我一個人負責,這一時半刻能找誰替補呢? 正好公司裡最年輕的「老同事」宗玉去年從行政轉為Agent,今年第一次去法蘭克福,我看她會議很空嘛,反正這幾年也處理…

大和撫子是日本溫柔優雅的傳統女性,那撫子色是指什麼顏色呢?

文/張芝瑜 前陣子在日本逛書店時看到這本《日本色彩物語》的日文版,細緻又帶有日式古典風味的插圖封面讓人忍不住想拿起翻閱,原本對於日本傳統色了解甚少,但對於一本曾以朽葉為名的小說《赤朽葉家的傳說》倒是印象深刻,當時就覺得這名字取得太美,「朽葉」指的是掉在地面上的落葉,但一字之差就充滿了寫意而浪漫的情懷…

【讀者舉手】謊言,是一種信仰:道尾秀介《透明變色龍》讀後感

文/陳甫軒 Kevin Chen 書市裡好久沒出現道尾秀介的新書了,這次再度嘗試他的作品,真正體會了道尾小說美學的魅力。 熟悉道尾的讀者都曉得,他極擅長書寫家庭主題,或冷或熱,或殘酷或溫情,總是能將家庭的各種面向,用極具情感性的技法嫻熟地表現出來,無論結局如何,在讀者心中永遠能留下一股悠長的餘韻。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