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澄暐 就算書都燒完了,還有我們的腦袋可以燒。 雖然說沒有火就沒有文明,但我所處的這個階段,卻極度壓抑著火的出現。火只能從特定的地方送出,對著特定的點作工,除此之外的皆稱做火災,挾帶著令人發毛的警笛哭叫聲,或在電視上敘述著,幾個人因為逃生不及而被活活嗆死在出口附近。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小時候最重要的,」唐澄暐說,「就是看書和錄影帶了。」 寫出《超復刻!怪獸點名簿》、《陸上怪獸警報》,替《一本書讀懂哥吉拉:解開跨越半世紀的怪獸之謎》寫導讀的唐澄暐,當然是個怪獸迷,在《陸上怪獸警報》的後記當中,他也提到上個世紀八、九零年代經有線頻道及錄影帶出租店觀賞日本怪獸特攝電影對他的影響。但事實上,唐澄暐對於各種超自然故事的興趣,也來自他年幼時的閱讀經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