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大人之後,如果不幸,就一路被工作、外界推著走,直到老去。如果幸運,總有一些殘酷的時刻,會被逼得不得不回頭,看看曾經小看了的,或因不屑一顧而跳過、省略的東西,例如身體健康,例如幾段經營不善的關係,或是古文詩詞。 如此領悟,其實來得突然。此時此刻,我正坐在復健科診所,肩膀上貼滿電療吸盤,一邊感受電流經過時所帶來的肌肉顫抖,一邊閱讀趙啟麟的新書《大人的詩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