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內澤旬子;譯/林詠純 剛開始,A不斷道歉,對於我列舉的「分手關鍵理由」、「無法繼續交往的理由」,不斷回傳低姿態的訊息:「全部都是我的錯。我會照著妳說的改,我們重新來過吧!」 這麼一來,我們過去交往時那些無謂的爭執到底算什麼?這種判若兩人的全面投降感,我只在書上讀過,簡直就像家暴的丈夫在毆打妻子後,突然變得溫柔,不斷道歉的模樣。這樣的模式不管怎麼想,復合後都會很糟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