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很包容國際語言的,但普通話現在變成一種威脅──《失語》作者劉綺華線上發表會側記

文/犁客 「香港一所中學裡,有兩個女老師,名字分別簡稱為『伶』和『慧』。伶是台灣人刻板印象裡的香港人,伶俐世故、品味自信,了解名牌、美容,了解這些除了滿足自己,也有社交功能,因為和她打成一片都人都是她挑選過的、對她有助力的同事或上司。」線上講座開始,主持人路那簡介劉綺華小說《失語》中的兩個主要角色,…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7:台灣與推理的疆界──陳舜臣與他的推理小說

文/犁客 陳舜臣的作品常被歸類為「歷史小說」或「推理小說」,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理事路那中學時代就讀過幾本,不過當時她並沒有很明確地意識到這些類別,也沒意識到這位作家與「日本人」有什麼關係。她只覺得那些書是「好看的小說」。 陳舜臣的父親是往來台日之間的台灣貿易商,陳舜臣出生在日本,擁有日本國籍。二次大…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 07:台灣與推理的疆界──陳舜臣與他的推理小說

1970年,陳舜臣以外國人的身分,成為當時日本推理小說文壇上罕見的亂步獎、協會獎與直木獎三冠王。這個紀錄一直保持到1990年,才由桐野夏生追平。也是在1990年代,遠流出版社系統性地引入陳舜臣作品。祖籍新莊的陳舜臣,在此契機下終於回到闊別40多年的故鄉。 你留意到了嗎?上述簡介中的謎團──為何台灣直…

穿越心靈的成長之旅──《東方快車上的女人》

文/路那(推理評論家) 至於火車──還有什麼交通工具能勝過火車呢?尤其是柴油車和它們的柴油味到達之時。一個碩大、冒著煙的怪物帶著你穿越山峽和高谷,經過瀑布、積滿白雪的山巒,沿著鄉野的道路,路上有異國的農人乘貨車而過。火車真是了不起,我仍然崇拜火車。乘火車旅行可以觀看大自然、人物、城市、教堂、河流,亦…

【讀者舉手】日趨平易,卻不因此無趣:幾種讀《神經喚術士》的方法

文/路那 被稱為「電腦叛客聖經」的《神經喚術士》,多年來一直在我的心中有著高不可攀的形象。它的原文滿是吉布森自創的單字(比如Cyberspace,多年來一直有著「賽博」、「塞爆」、「符控流域」、「網路空間」等等譯名各據山頭),敘述手法滿是蒙太奇的跳躍,加上厚厚一本,直是令人望之卻步。 然而,仿生人會…

人生的酸甜苦辣,什麼都有

文/路那 鄉下少女入城記 讀《Nada什麼都沒有》,首先襲來的是一股壓抑。父母雙亡的安德蕾雅,為了擺脫鄉下的沉悶生活,和堂姊沉默地抗爭了兩年後,如願地來到了大城市巴塞隆納就讀大學,與外婆一家人共居在從郊區逐步成為市中心的阿里保街。然而,離開了令人煩悶的鄉下,安德蕾雅走入的卻是另一種令人窒息的生活:她…

影子與光:專訪東山彰良《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文/路那 儘管早在2010年便以《強尼兔之教父本色》進入台灣書市,但東山彰良真正獲得台灣大眾的矚目,還要等到2016年《流》中譯本的出版。而在《流》出版的三年後,台灣的讀者們才又等到了《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沒有奇蹟存在的故事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與《流》不僅在書名上有著…

在暴風雨山莊中堅持推理!──側記台灣推理作家協會2017年年會暨頒獎典禮

文/林宣瑋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十六屆年會暨第十五屆徵文獎頒獎典禮,在2017年的一個颱風天午后舉辦,現場聚集許多熱愛推理小說的讀者。台灣推理協會的洪宏嘉理事長感嘆道:「很多副刊、文學獎都倒了,台灣的文學界或許也像外頭的風雨一樣。但只要我們協會還沒進加護病房,推理小說獎就還存在!」 身為大學講師及推理…

「我想寫自己想看的小說!」──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來台講座側記

文字、照片/栞 創社十周年的獨步文化在2016年10月邀請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來台與書迷見面,並在台中、高雄、台北各舉辦了一場不同主題的講座。 台中場講座以「創作」為主題,由推理評論家余小芳主持,初野晴提到創作之前,他接觸大量的書籍、電影,因為想要寫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因此開始投入創作。剛出道的時候初…

【有沒有屍體都要推理】當我們在討論舒逸推理,我們在討論什麼?

文/路那 英國作家毛姆說過:「臥病在床時,陪你度過病榻時光的最佳讀物並非偉大的文學作品,而是推理小說。」推理世界無限遼闊,從一具屍體出發──密室、機關、敘述性詭計、本格推理、社會推理,隨著無數創作者推陳出新,推理的面貌更加多變。時值今日,「推理小說」不再只有謀殺及犯罪。故事不再由死人拉開序幕,謎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