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路那 被稱為「電腦叛客聖經」的《神經喚術士》,多年來一直在我的心中有著高不可攀的形象。它的原文滿是吉布森自創的單字(比如Cyberspace,多年來一直有著「賽博」、「塞爆」、「符控流域」、「網路空間」等等譯名各據山頭),敘述手法滿是蒙太奇的跳躍,加上厚厚一本,直是令人望之卻步。 完整文章
文/路那 儘管早在2010年便以《強尼兔之教父本色》進入台灣書市,但東山彰良真正獲得台灣大眾的矚目,還要等到2016年《流》中譯本的出版。而在《流》出版的三年後,台灣的讀者們才又等到了《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沒有奇蹟存在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十六屆年會暨第十五屆徵文獎頒獎典禮,在2017年的一個颱風天午后舉辦,現場聚集許多熱愛推理小說的讀者。台灣推理協會的洪宏嘉理事長感嘆道:「很多副刊、文學獎都倒了,台灣的文學界或許也像外頭的風雨一樣。但只要我們協會還沒進加護病房,推理小說獎就還存在!」 完整文章
文字、照片/栞 創社十周年的獨步文化在2016年10月邀請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來台與書迷見面,並在台中、高雄、台北各舉辦了一場不同主題的講座。 台中場講座以「創作」為主題,由推理評論家余小芳主持,初野晴提到創作之前,他接觸大量的書籍、電影,因為想要寫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因此開始投入創作。剛出道的時候初野晴仍擔任業務工作,壓力相當大,兼職創作對他來說也是紓壓方式。 完整文章
文/獨步編輯部Bubu 2001年,兩架飛機撞上了世貿大樓,揭開了恐怖攻擊的序幕,也掀開人們對二十一世紀美好想像底下的殘忍真相,原來未來不是永遠那麼光明美好,當現實已然千瘡百孔,翻開幻想的世界成為日常小小的幸福。但慶幸的是,在這個不安穩的年代,我們還有初野晴妙筆勾勒出的異想空間,在透過現實成長的同時,還能繼續擁有溫柔對待這個世界的力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