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鮑伯.戈夫;譯/劉如菁 【我們並不是因為欠缺什麼而受阻,而是因為我們不使用】 卡爾跟大多數的高中生一樣,熱愛也很擅長運動,但他更喜歡惡作劇,而且很拿手。他跟他的朋友總是在數日子,巴不得春天趕快過去,暑假一到就有機會野放。卡爾有一種魅力,當他走進屋內,不用刻意多說什麼,全屋的人都會感染到那股迷人氣息。他長得又帥又聰明,以愛開玩笑聞名,總是和他的死黨冷不防地鬧你一下。 完整文章
文/林欣蓓 《無懼的力量》影片被分享後,得到的評價有正也有負,大約七成是好的,三成是壞的。我明知道鼓勵比批評多,但就是沒辦法改變自己的心態,總是看見那些酸言酸語。例如: 「這女生坐輪椅都可以拍廣告,那我也要腳斷掉。」 「她家一定很有錢,腳都這樣了,還敗家,真不會為家人著想。」 「她的爸媽很可憐,把她養這麼大,卻花光家裡的錢去環遊世界。」 完整文章
文╱陳昭如 那是入冬以來罕見的晴天,午後陽光正熾,我們就著暖暖的草皮席地而坐。我說,南部好熱喔,不像臺北,冬天總是又溼又潮,討厭死了。 「是喔,」她說,小小的臉尖尖的,嘴唇抿成一條線,看起來有點嚴肅。 我小心翼翼地開始探問,斟酌著每個問題,深怕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一個不恰當的用語,明明是善意,卻造成她沉重的負擔。聽障的她被性侵多次,那是個哀傷到了極點的故事。[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