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很多人只能當浴室歌王/后?蔣勳:「美,其實是回來做自己。」

文/蔣勳 爬伏在母親胸前, 我在索乳的同時,記憶著母親的體溫, 我被一個穩定的力量包圍著, 感覺到安全、滿足。 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有時和某位朋友在一起,會感到有些躁動不安,站在他身旁與他對話,好像老覺得沒有辦法安定下來。但為什麼在與別的朋友相處時,感覺到就算天大的事情發生,他都能篤定、從容地處理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