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蕙頻 這是一位生活在一九三七年臺北的小朋友搭公車的經驗: 四、五年級時,我聽老師說公車開通了,非常方便,某天阿嬤要我去萬華的嬸嬸家,因為很遠,阿嬤要我搭車去。她給我十錢硬幣,我急急忙忙地走到大馬路,路旁立著牌子,紅色的標幟上白字寫著「北門町七丁目」,我一開始覺得:大家都在這裡等車,一定沒錯,所以也在這裡等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