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莎.威爾斯;譯/翁雅如 在我駭進自己的控制元件後,原本可以就此成為瘋狂殺人魔,但我突然發現自己可以連上公司衛星的娛樂頻道訊號。於是,自那以後已經超過了三萬五千小時,這段時間我沒幹掉多少人,倒是──大概啦,我也不知道──幹掉了近三萬五千小時分量的電影、影集、書、舞臺劇和音樂。 身為一臺無情的殺戮機器,我實在是失敗透頂。 完整文章
無論是談大時代家族史的起落,還是世局變化裡的恩怨,無論是因為閱讀而越走越深的遺忘書之墓,還是霸氣總裁版的惡龍就是要你會(會什麼?),這些最近被很多人讀很久的書內容各有其好看之處,而大家共有的特點就是: 粉.厚.重。 字多就會厚,厚了就會重;這些字多的書好好看,但拿著讀實在有點累,揣在包裡帶出去就更累了──一本厚書八百五十公克,帶十本就是八公斤半,這是可苦來哉? 完整文章
《群鳥飛舞的世界末日》(All the Birds in the Sky)於2017年5月榮獲美國星雲獎(Nebula Award)最佳長篇小說獎,6月榮獲美國軌跡獎(Locus Award)最佳長篇小說獎。這是作者查莉.珍.安德斯(Charlie Jane Anders)的首部長篇科幻作品,一舉獲得奇幻科幻文學兩大獎項肯定,表現相當耀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