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佩霞 很多人剛開始接觸轉念時,對於「念頭」的不可靠,還不太能理解,畢竟,「念頭」一向是我們用來評斷這個世界的指標。旁人的一句話或一個動作,是善意、惡意或別有用意,往往是根據我們腦海冒出來的想法,說到要開始質疑自己的念頭,對很多人來說,是一件無法理解或困難的事。 完整文章
文/賴佩霞 對某些人來說,轉念功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初期。 彼得這位年輕學員在美國住了將近十年,抗憂鬱症藥物吃了九年,長期接受諮商不但沒讓他的精神狀態好轉,反而心裡藏著強烈的挫敗感。在我們三天的課程中,他告訴我,每到上課時他好想揍我,因為他頭痛劇烈,但他也非常清楚,似乎只有我能幫忙他面對他的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