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田莉棋 貓科動物的保育,是我來非洲其中一個很想了解的議題。多年前看過的新聞圖片一直深印在我腦海:肯亞的馬賽牧民以繩子把一隻獵豹倒吊在棍子上,牠四腳朝天無辜地等候被處置。對牧民來說,可惡的獵豹把一家人賴以為生的牲畜吃了;對獵豹來說,飽餐是生存本能。在非洲大地上,善惡無法隨便裁定。 我身處的動物保育中心內光是大型貓科動物就有花豹(Leopard, Panthera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你們為什麼要來參加普希金新書座談會?」 這是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教授、同時也是《普希金小說集》的譯者宋雲森在新書講座上問大家的第一句話。那是個晴朗的週日午後,誠品書店人來人往,《普希金小說集》新書座談雖然不像其他暢銷書那樣爆棚,但也坐滿了一半。 完整文章
文、攝影/小威 「你們這一群人在這裡做什麼啊?」 「我們是香港旅行團,來這邊參觀。這邊是觀光地,你們知道嗎?」 「哪是什麼觀光地,西門町在隔壁,那邊才是觀光地。」 「是新的觀光地,我喜歡橋,覺得你們這邊才應該是觀光地。」 「這邊的橋不好看,從那邊看下來,像剪刀!」 「哪有,台北的橋,彎彎曲曲,一層一層,很漂亮啊!」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臺灣的稻米種植技術有目共睹,但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原來蓬萊米當年也是跟著日本殖民一起來到臺灣;為了解決日本國內的缺米問題,今日花團錦簇的台北竹子湖,也成了那時蓬萊米在臺灣的試種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