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好 《迷蝶誌》之後,我一直還是走在蝶道上。 ——吳明益《蝶道》 最近入手了吳明益的新作《單車失竊記》,讀了前頭幾頁,很是傾心其中恬然乾淨的書寫方式,也感覺得到,這一本的筆觸有別於從前像是《複眼人》等的詩化文字,而走向一種更純粹、更鄉土的描摹,其中的差異,說不上高下之分,卻顯然是作家對自己筆力的訓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