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珍妮.蘇;譯/莊雅琇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日那一天,我四十五歲了。雖然還算年輕一輩,但也可以說毫無疑問堂堂邁入歐巴桑世代。我已經看開了。 這可不是死要面子。看著肉體比以往老化得更明顯,我甚至感到開心,因為能藉此意識到:「哦,這樣下去肯定會死掉啊。」我的身體開始出現毛病。這對向來有恃無恐、大量揮霍健康本錢的我來說,可說是前所未有的難得體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