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那些看得清世間險惡,但選擇相信善良的創作者」──專訪柯映安

文/犁客 「有沒有計劃要寫小說?呃,」柯映安頓了一下,「答案是:沒有。」 《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的作者柯映安,高中、大學時期練習寫過小說、在網路上發表。「那時主要是讀網路小說,就寫網路小說,」柯映安說,「其實是對創作有興趣,不過也就是興趣。」 大學時柯映安唸的是歷史,不過那時覺得未來職涯仍有變化…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通俗敘事與潛移默化:葉淳之《冥核》

為了追查造成父母與妹妹罹難的肇事車輛,江若芙以清潔人員的身份,進入北和大學自行調查真相,因而結識研究生白人傑。白人傑失蹤後,白母的姻親——萬濤集團總裁的萬喜良,密會委託若芙調查白人傑的下落。在同一場密會中,萬喜良委託獨立記者沈海人找回失竊的鈾原料。多年前,萬喜良向朋友炫耀自己私藏的鈾原料,直到最近,…

【特稿】張耀升:異域的恐怖:《鬼店》與《藍絲絨》

文/張耀升 在西方文學中,有一個「異域」的敘事傳統,英雄展開旅程,必須路經一個化外之地才能到達目的地,在這個與英雄故鄉相異的地域中會有人或妖或仙滿足英雄的感官,藉此迷惑英雄,慫恿他棄捨歸程永遠留下並放棄出發時的信念。從《奧德賽》漂流中的海上女妖、仙境,到浪漫主義時期拜倫、濟慈的怪物、吸血鬼,到老鷹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