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很奇妙的動物。  從數十萬年前,幾位全身毛茸茸、眼神迷茫的原始人在冰冷的山洞裡,想盡辦法生起第一堆火開始,人就注定和其他動物不一樣了。   因為人會「創造」。  從原始人在他們的洞裡,用樸拙的線條畫出狩獵圖案時,我們就能知道,多年後,人類將會畫出《蒙娜麗莎的微笑》。  因為人有強大的、無中生有的創造力。  松鼠、狐狸、牛和鯨魚仍過著和千萬年前大同小異的生活。 完整文章
文/王健安(《用觀念讀懂世界歷史:科學革命至當代世界》等書作者)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書的演化史:六千年來人類知識載體大變遷》(Books: A Living History,以下簡稱《書的演化史》)告訴我們,書的演化既塑造人類社會,同時也被人類社會的需求推動。每一本書,都是偉大的文明產物。假使你是一位愛書人,很難不被作者所講述的龐大故事所吸引。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子宮牛皮紙」(uterine vellum,可指牛皮或羊皮)真的是子宮做的嗎?還是像某些人相信的,各式各樣的獸皮(包含牛、羊、兔子和松鼠)都能成為成分?我們又需要多少動物才能滿足中世紀那大量的手抄聖經發行量?上面這些問題,長久以來困擾著研究中世紀手抄聖經的學者,但如今有人卻用簡單到不可思議的方法就解答這些問題了。一支由英國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