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蒂芬・席格;譯╱張家福 項打開手上的黑色卷宗。接下來一個小時,眾人開始討論C病房的四十位住院病人,從病情診斷、藥物處方一直討論到治療規畫。過程中一有需要,我和其他人便適時補充意見。 「今天的健走活動九點開始。」拉森說:「有人能陪我去嗎?」 「我OK。」帕蘭琪說:「不過我十一點要回來弄症狀處置。」 「要上學的今天有四個人。」凱特・亨利說:「教室那邊一樣十點來接人。」 完整文章
文/派翠西亞.康薇爾 入夜後的都柏林空氣清朗而冷洌,我房間外面的風嚎哮著,像是百萬支笛子在空中鼓動。我再一次整理枕頭並把背靠向毛茸茸的愛爾蘭亞麻床單,幾陣驟風將老舊的窗框撞得砰砰作響,有如成群的幽靈橫掃而過。然而我毫無睡意,白天的種種影像再度浮現,我看見許多缺了四肢的屍體。我坐了起來,開始發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