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些日子訪問作家張亦絢時,聊到類型小說文學獎難評之處,可能包括類型小說大多具備某種樣版,不大容易看出創意。 不是參賽者寫出來的東西一定沒創意,是不大容易出現令人眼睛一亮的做法;類型小說的歷史發展得越久,要做到這點可能就越不容易。 這對有志於創作類型小說的寫作者而言,自然也是個麻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