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察.歐斯曼;譯/鄭煥昇 「所以,我們都是命案的目擊者。」伊莉莎白說。「而這不用我說,實在是太棒了。」 在九彎十八拐的十五英里外,週四謀殺俱樂部開起了緊急臨時會議。伊莉莎白把一系列伊恩‧文瑟姆遺體的全彩照片擺出來,另外還有命案現場的照片,包含各種你想得到跟想不到的角度。 「當然從某方面來講這也是場悲劇,我是說按照傳統的情緒分類去看的話。」伊博辛補了一句。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伊莉莎白找喬伊絲問了幾個關於刀傷的問題:一個年紀多大體形如何的女孩,如果怎樣怎樣被刀刺傷,她會有什麼反應、還能活多久⋯⋯之類。伊莉莎白和喬伊絲住得很近,喬伊絲又當過護理師,所以伊莉莎白問她這類問題很合理──伊莉莎白沒被刺傷,她和喬伊絲一起住在古柏切斯,這是個專供退休銀髮族一起生活的養老社區,設備齊全,與世無爭。的確有某個女孩遇刺,但這事和伊莉莎白沒什麼直接關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