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聲音的人

文/劉宏文 五.逮捕(民國四十一年六月八日) 清明過後,天氣逐漸轉暖。陳良福心想,今年丁香仔、白巾仔收成都不錯,只是收購的價錢壓得很低。這也沒辦法,魚販不收,自己又吃不完,就只能當作番薯田的肥料了。這個季節黃魚鮮美,魚肉如瓜,滿嘴清香。現在軍方也漸漸知道黃魚好吃,部隊伙食團年節加菜,也會整簍整簍買去…

恐怖肆虐後,這些異質與殘缺恰是我們記憶的實況

文/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遺書工作小組 我們的起點是一九五○至七○年間,白色恐怖當事者遭槍決後留下的遺書與書信。部分書信在當事者槍決前,等候判決階段就寄回家中。但遺書則要到槍決後一甲子,在民間社會施壓下,才由政府歸還家屬。不論哪一種材料,這些當事者早已於五、六十年前,就喪生於新店溪畔或安坑山腳的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