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地方》之後,陳思宏寫了另一部夏日系列的長篇小說《佛羅里達變形記》。 《鬼地方》寫空間,以空間帶出時間;《佛羅里達變形記》寫時間,用時間拉開空間。但兩者都在描述生命的崩壞、混亂等狀態,藉由朝陽、暴雨、陰霾等成長經歷中的多變氣候,呈現束縛與自由、沉淪與脫逃、夢想與失落等對比。 完整文章
文/張主羚 「作為一個國際學生,再怎樣苦練英文,永遠有一種『我的英文永遠沒辦法像母語人士一樣好』的焦慮,這種語言焦慮雖然不見得真實,卻會間接顯現在學術和生活的所有面向上,使自己總有一種知識能力低人一等、表達能力低人一等、閱讀速度低人一等、學習速度低人一等、寫作能力低人一等、研究能力低人一等……的感覺——即使現實不見得如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