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費納根的《行過地獄之路》,給我印象最深的人物,不是本書主人翁上校醫官杜里戈,而是戰俘營幾位弟兄。一九四三年,他們在泰國被迫八個月內日以繼夜建造泰緬鐵路,要完成不可能的任務。不像日本軍人以日本魂為支撐,義無反顧,無畏生死,這些盟軍戰俘所憑恃的,是可敬或可笑的、有效或無效的信念,大多數人以心理支持生理,但也倒過來的,比如「細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