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甫軒 Kevin Chen 書市裡好久沒出現道尾秀介的新書了,這次再度嘗試他的作品,真正體會了道尾小說美學的魅力。 熟悉道尾的讀者都曉得,他極擅長書寫家庭主題,或冷或熱,或殘酷或溫情,總是能將家庭的各種面向,用極具情感性的技法嫻熟地表現出來,無論結局如何,在讀者心中永遠能留下一股悠長的餘韻。而這本《透明變色龍》正如其名,在小說的情感內蘊上是個複雜的綜合體。 完整文章
採訪/路那、栞;整理/栞 辻村深月以《時間停止的校舍》出道,目前在台灣的已有七部翻譯作品,雖然不盡然是推理小說,卻往往藏著推理的技巧,作者本人也期盼被視為推理小說家。她提到自己創作小說時,通常都不會先決定結局,才能讓故事有其特殊的樣貌,而且自己對於推理的定義相對寬鬆。只要有謎團、秘密或機關就可以當作推理小說。因此自己的作品雖然在謎團方面稍微薄弱了些,在創作上卻相對自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