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有任何動物的森林裡,有一棵樹倒下了,這棵樹倒下有發出聲音嗎?這個問題感覺很難回答,但只要你問「這問題到底在問什麼?」會發現兩個常見詮釋版本都很好回答: 如果「發出聲音」是指「發出屬於人類和動物聽覺範圍內的音波」,那答案就是「有」。 如果「發出聲音」是指「引起任何聽覺感受」,那答案就是「沒有」,因為森林裡沒有動物。 重建出「好回答」的問題 完整文章
陳煥民,人稱「小龜」,哲學研究所邁入第六年多、近七年的老資格,除了博士生的身份外,平常也推動哲學普及,像是教授國中老師如何教孩子哲學。其實,哲學在做的就是「對話」,因為思想之間需要互相釐清、碰撞,這對於老師的班級經營很有幫助。 他以親身的哲普經驗,在烙哲學年會前導活動上,與大家分享他以倫理學推動哲學普及,以及為何要以倫理學開始的原因。 第一問:為何要做哲學普及 完整文章
前一篇文章〈思想實驗與《維根斯坦的甲蟲》〉我初步介紹了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並提醒大家如何了解個別思想實驗的「初衷」,來讓思想實驗能順利達成它們的功能,例如協助推論、釐清概念等等。在這篇文章裡,我們要來談一些比較進階的東西:哲學家處理思想實驗的技術。 思想實驗在道德哲學上的常見用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