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出自《枕草子》。 猶記1973年第一次踏上日本首都東京,扛回的都是隨處可見的小巧紀念品。袖珍型徽章、文具、二手飾品盒、各種御守護身符之類的小東西,在名勝景點一面聽著擠在旁邊一群又一群日本女孩驚呼著:「KAWAII、KAWAII!」一面沒什麼抵抗力地對那些精緻的雜貨小物愛不釋手。(後來成為文庫本控)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岡倉天心把喝茶這件我們看來簡單的事,不僅珍視為一種道的追求,還是一種審美,甚至是日本文化的神髓所在。 但一般人難免納悶,為什麼是茶,不是別的?為什麼喝茶就喝茶,要想那麼多? 我很喜歡這本書裡的一段話: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夏目漱石(及少數醒者)心中「慘勝」的日俄戰爭,卻是全日本舉國上下意興風發、備覺足以與西方列強一爭長短之際。 與憂心忡忡的潄石試圖透過一部《三四郎》發出警語相反的,幾部彰顯大和民族自信心的著作紛紛出版。 由思想家內村鑑三以英文寫就的《代表的日本人》便是其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