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世代的困境,22K的惡法,什麼台灣年輕人缺乏狼性,社會hen公平等等這類的話題,其實已經討論了好幾年(#喂不是說好不戰這個)。更慘的是每當有些人被破格任用拔擢,當上了什麼總經理還董事長的,就會被人家檢討每個月爽領多少之類的。 完整文章
文/奧杜篤 曾寫下《噬夢人》這樣超乎夢境之外的科幻小說、奠基於已知現實的未來想像《零地點》、溫暖動人的《拜訪糖果阿姨》、深刻剖析經典的《幻事錄》,柔軟深情的《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著作豐富、風格多變的伊格言,原來,是藉著文字創作,進行他的變身魔法! 2/24 完整文章
我們定義詩,總喜歡引「詩言志」這句儒家的美學教養當作標準答案——詩歌的功能在於表述雅正的志向,具備教化功能。但即便如此,就我所知的文學作品中,不把鄉民最愛創作的藏頭詩列入的話,情詩終究還是比言之諄諄的作品更具備感染力,比曇花短,比愛情長。 完整文章
近來侯孝賢導演改編自唐傳奇的《刺客聶隱娘》在國際影展大放異彩,很多同學問起「唐傳奇」、這個他們略顯陌生的體類。 「傳奇」本指「非奇不傳」,多半出自文人手筆,主要拿來當抬槓的話哏或科舉之前的溫卷,因此只能算是小說的濫觴,即便有一些小小淒美的情節轉折,但一方面篇幅不長故事受限,二方面其中角色多半為才子與佳人,一開口就文謅謅,可讀性不甚高,也無怪比不上唐詩來得經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