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軒 八歲時,我跟著父母移民到美國。當時我半句英文都不會,學校也沒有提供ESL課程。第一天上學前,父親臨陣教我,如果有人問我問題,聽不懂就跟他說:「I don’t know!」好死不死,老師當著全班面前問我叫什麼名字。我聽不懂,只好回答:「I don’t know!」從此之後,我在那個學校的名字就是「I don’t know」。 完整文章